第二週 專題6【呼召就是聖旨到:教會做幸福小組困境與突破】高瑩宣教士:看見人生傳福音目標 堅持做下去

記者 李容珍

高瑩宣教士分享做幸福小組的困難和突破之道。(直播截取)


【記者李容珍高雄連線報導】「做幸福小組的教會一定會發生困境,但是為何有的教會成功,有的教會被困境困住?」福氣教會宣教士高瑩在今天(9日)上午舉辦的「2021幸福小組全球線上研習會」中分享「教會做幸福小組的困境與突破」時,談到突破困境最好的方法就是持續做下去。唯有持續做下去,才能突破困境。疫情影響教會聚會型態改變,但是,傳福音方法也可以改變;「無論如何,總要救些人,幸福小組不會停,仍會持續下去!」

網路幸福小組是各地華人教會疫情後趨勢

她也提到,網路幸福小組是疫情後一、兩年來,全球最流行的趨勢。「即使在網路,也能帶出幸福小組的感動!」她也引用楊錫儒牧師的話,形容「幸福小組是教會的革命運動」,革命必然有成功和失敗,必須付出相當大代價,過程雖然辛苦,但果實是甜美的。

高瑩表示,2016年福氣教會在高雄舉辦第一場幸福小組國際研習會,直到去年疫情爆發,研習會被迫停止。但這五年來,福氣教會在全球舉辦15次的實體研習會,也幫助全球的教會做幸福小組,發現每個地區雖然都是華人,居住的國家不同,產生不同的文化,這些不同的文化必須和幸福小組接軌,才能創造出有吸引力的幸福小組。



只要做幸福小組的教會一定會發生困境,但是為何有的教會成功,有的教會被困境困住?她透過全球幸福小組的寶貴經驗,探討困境發生的原因和如何突破困境,希望幫助大家面對和突破。

受洗人數增、教會活絡起來、門徒被興起

高瑩談到教會做幸福小組會會有那些改變?

一、受洗人數大幅增加:有兩倍、三倍,甚至幾十倍的增加,帶來極大的喜樂。譬如義大利一個小教會本來只有一百多人,做了兩期之後,竟然有七十人受洗,教會人數大幅成長,帶來極大的喜樂。以前大家只關心身邊的人,自從做幸福小組後,開始不斷尋找失喪的靈魂,「尋找靈魂」成為生活的常態。

二、教會門徒大量興起:她引用哥林多前書九章22節:「向軟弱的人,我就作軟弱的人,為要得軟弱的人。向什麼樣的人,我就作什麼樣的人。無論如何,總要救些人。」弟兄姊妹開始經歷保羅的人生,在甚麼人中間做甚麼人;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。不論是王公貴族或販夫走卒,都大膽邀請不斷尋找。雖然傳福音方法比任何方法都累,但大家樂此不疲,因為看見福音的價值也願意為此價值付出代價。

三、教會活起來了:大部分弟兄姊妹習慣於安逸的生活,以及來參加聚會,大部分的服事落在少數同工身上。幸福小組開始之後,弟兄姊妹學習付出代價,也啟動裡面服事的動力。當門徒興起以及受洗人數增加,整個教會就活起來了。



領袖視野、性格和弟兄姊妹的困境

教會做幸福小組會發生哪些困境?

一、領袖的困境:

1.視野的困境:神給摩西的使命是「一定要進去迦南」,即使以色列人出埃及後不斷發怨言,但仍不斷往前走。雖然度過漫長的四十年,以色列人終於進到迦南。福氣教會剛開始做幸福小組,很多同工懷疑「真的能做下去嗎?會不會傳到後來陣亡,因為實在太累了。」但神給楊錫儒牧師的屬靈視野,就是一定要傳福音,也研究很多策略,認為幸福小組是最好的策略,所以不管同工怎麼說,他堅持一定要做下去,也不斷的溝通說明,帶領同工做出成功的幸福小組。

若要讓福氣教會弟兄姊妹表決,可能多數人不會想做,但如果這樣,就沒有現在幸福小組的產生。領袖若是一旦妥協,就會回到過去。

2.領袖性格的困境:因為在許多的事情上,領袖是決策者,楊牧師常說,「幸福小組像是照妖鏡」,往望照出教會的問題,以及領袖內在性格的問題。若是領袖自己看不見,別人說了也不以為意,就沒有改變的機會,幸福小組很可能就此陷入癱瘓。有的教會幸福小組做得很好,卻忽然停止,往往發生在領袖的性格問題上,使得所有的努力都付諸東流。

教會細胞小組和幸福小組組長也是領袖,若他們在性格上的重大問題無法改變,小組也會陷於癱瘓。

二、弟兄姊妹的困境:

1.不做,也反對做。2.支持,但自己不做。理由是太忙、太累,自認為沒有能力、恩賜,「你們做就好了」。但會因此發生「教會戰力減少」。3.積極投入幸福小組。但若邀不到best的時候,或best遲不受洗,也會感到挫折。

三、教會組織架構轉換的困境:

同一批同工,在舊的架構又在新的幸福小組架構中服事,會變得蠟燭兩頭燒。「不致於讓同工過勞」,是教會要替他們解決的問題。

四、教會體質的困境:傳統教會比較沉悶,新人也少,當best進到教會後,一下子從原本活潑喜樂的幸福小組,落戶到沈悶的教會,好像「從天堂掉到地獄」,因此發生best「落戶」的困境。

五、門訓系統轉換的困境:有的教會本來就有培育系統,若是取消,會引起很多人反對。



領袖對幸福小組全面了解並能溝通協調